衢州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公司 

竞博JBO|手机版调查 微信:zd189007

 
   企业调查
 
   民事调查
 
   竞博JBO|手机版快讯
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
 

侦探公司:重要的是教导——竞博JBO|手机版中国式私家侦探实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 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公司讯:

  第二天上午下了课,赶紧换了衣服,叫了辆脚蹬三轮,朝生哥公司那赶去。我和阿比拿着生哥的名片,感慨万千。名片上写着法院对面,律师事务所楼上,想想我们帮着做的那件事情,居然公司就在法院的眼皮子底下,想想这势力得多大呀。讨论间,脚蹬三轮已经在法院对面停了下来,阿比扔给他两块钱后我们下了车。抬头望去,法院的大楼真是气派的不行,一阶阶的楼梯堆的得有一层房子那么高,越着大铁门的顶还能看到一楼大厅的出口,新南市人民法院的黑漆白底雕刻牌子挂在值班室门口墙上,怎么看怎么威严。

  律师楼就在法院的对面,一个“新南市律师事务所”的大牌子从三楼顶一直垂到二楼的底部,在二楼的窗户头顶,就挂着“新南市天虎商务信息咨询公司”的横牌,我和阿比激动的走到匾牌下的门口,推门进去,一个一身西服裙装的美女从办公桌后急忙站了起来:“您好先生,请问您有什么事情?”“哦……我们找生哥,他让我们来的。”“生哥?”美女瞬间楞了之后,继续微笑着面对我们:“对不起先生,可能您找错地方了,我们这里是新南律师事务所,您是有法律方面的问题么?”弄了半天这不是呀,我连忙说:“不好意思呀,我们是去天虎公司的,就你们这楼上这个牌子这个公司。请问应该怎么上去?”

  我俩灰溜溜的推开玻璃门走了出来,按着美女的指点,拐回来20米后找到了一个通往后院的门洞,然后越过了一个垃圾堆,一个下水道,走到了后院上楼的楼梯口,沿着狭窄的楼梯向上走,还好,二楼中间的那个铁门上贴着一张打印的A4纸,上面清楚的写着“天虎私家侦探”。

  生哥亲自给我们开了门,这是一个四五十平方的单间,进门时一个塑钢门的卫生间,朝里走第一眼看到靠墙一长一短的组合实木沙发,油光发亮的紫红色,配套的茶几上放着一套茶具,沙发斜对面的拐角是个一米高的方几,上面放着一个十四五寸的电视,电视上放着一个DVD,电视拐角和大窗户下边都放着一盆一盆的绿色花草,进了房间,正对大窗户的位置放了一套挺大的老板桌椅,除了一台电脑最显眼的就是一摞看着像文件一样的小册子。

  “咱们这种公司,一般都是这样,这跟银行那些要门面的不一样,主要都是出去做事,这就是联络喝茶的地方。”可能看出来我俩的好奇和疑惑,生哥笑了笑,招呼我们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像咱们这公司一般都是干啥的呀?”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困惑,先问了起来。来这边之前,我把名片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多遍,还用健身房的电脑上网百度了下郑州的私人侦探行业情况,但看网上的帖子都说的含糊不清的。

  “别急,今天叫你俩过来,就是想跟你们聊聊这个事儿,我觉得你们挺适合咱们这个行业的,先喝点茶,我慢慢给你们讲讲。”

  “1993年,公安部发布通知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设任何具有私人侦探性质的公司之后,中国就没有真正的私人侦探公司,大家都是像我这样,打着商务信息咨询公司的旗号在做事情。没办法呀,我们都得踩着法律的线走。”生哥感慨道。他指了指办公桌上一摞文件册继续说:“你们看,您哥我天天都得看这个,都是法律法规,咱这就叫灰色行业,得懂法才行。”

  “怪不得人家说,流氓有文化,警察都不怕。”阿比笑着插口说。
  “钱不好挣啊,兄弟。”生哥喝“滋溜”一声喝下了一杯功夫茶,顺手向盘中一甩杯中的残渣,边放边给我们继续训导:“就说小威你们前几天办事,为啥让你把家伙茬都放车上,就是怕出事。不带家伙,最多就是打不了,咱们跑掉就完了。要是带着,心一横啥都不怕了,棍子刀子都上去,把人打的伤的太厉害了就麻烦了。”

  他起身走到办公桌前,拿回来一份小册子:“这是高院最新的关于刑事的一些补充文件,关于各种伤势鉴定都有详细说明。你俩知道打伤人是怎么判刑的么?”我摇了摇头,阿比也跟我一样茫然。

  “首先,在咱们国家,关于打架有两种处罚,一种是刑事处罚,就是直接得把人给刑拘了,得判刑的。还有一种是治安处罚,公安局直接把你送到拘留所,关几天就放了。除了死人,在国内伤势分为轻微伤、轻伤和重伤这三种,不管你打成啥样,只要鉴定是轻微伤了,就最多关15天,你就是随手就扇了一巴掌,说不定就能判你个一年半年的。”

  我和阿比专心的听着,我靠这太新鲜也太实用了,对我们这种随时有可能跟人动手的人,必须要学。

  “那啥是轻微伤,啥是轻伤?”我问道。
  “这都得看鉴定,这个资料回头我给你们复印一份你们没事看看,咱们聊天,我就给你随便说说就行了,咱举个例子,你们老是练直拳,你要是一直拳打在人家嘴上,掉了几个门牙,你们觉着事儿大不大?”
  “这不大吧,”阿比说,“不就是掉个门牙的事儿嘛,应该不算啥事,得拘留几天吗?”
  “拘留几天?”生哥收起了笑:“这算是轻伤,门牙掉了算毁容,这一拳要不得赔对方钱调解,要不就得进去刑拘,判个一年都有可能。”
  “不会吧……”我和阿比惊道。忍不住的抬起自己的拳头看了看,又伸开手掌比了比。“那以后还是用巴掌扇人好了,直拳打过去哪有那么准,万一对方一抬头想避开呢,正好就打在嘴上了。”
  “用巴掌也没那么简单。你一巴掌要是打在对方耳门上,有可能会造成对方耳膜穿孔,这个在法医鉴定中也是轻伤。”
  我和阿比愣了起来,那这么说我们怎么打人都很危险了?我脑袋里面迅速的转着圈,想着还有什么动作能使用。
  “那我们就用掌根打对方腮帮子,下巴这是击倒开关。哥你看那些打拳击的,只要是被人打中下巴都直接晕倒了。这样不会造成对方耳膜受伤,也不会打着门牙了。”
  生哥赞赏的看了我俩一眼,很有种那么个孺子可教的味道。
  “反正以后没事多看看法律方面的书,知道为啥同样是用刀子杀死人了,有人判死刑,有人判死缓或者就十几年刑?”
  这个还真不知道。我抢过茶壶,给仨人的杯子都添满了茶水。

  “同样是动刀子了,有人拿起来刀子对着对方胸腹就扎过去,人死了,你这就是主观上想弄死对方,判你个死刑不亏。像有人跟人打起来了,拿起来刀子就朝人大腿上扎,最后对方失血过多死掉了,这都不属于主观故意的,你就是想着弄伤对方,结果过失杀人了,要是对方再存在过错,那这判的就更轻了,基本都不会判死刑的。”

  “哦!~~”我和阿比恭恭敬敬的捧起来手中的茶杯,“哥,敬你一个,真是太学习了!”

  “这以后谁他妈要惹了我……”阿比露出一副如获至宝的奸笑,我赶忙拍拍他,“醒醒,醒醒兄弟,这是铁观音,不是酒!!

  经过生哥的介绍,我们才知道名片和公司名字都只是个晃头。对还处于法律灰色地带的所谓侦探公司来说,所干的一直都是类似于地下出警队一样的活,例如帮人讨债、站场子,出出气什么的,后来随着对这个行业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和接触,才知道这种处于行业最低级的搞法虽然每个城市都存在,但在一些较为发达点的城市例如上海以及江浙地带,很多早期坚持活下来的前辈,早已经脱胎换骨成另一种不同的存在形式了。但即使是这样,对阿比我俩来说,当时依然非常好奇,毕竟才浅浅的参与了一件小小的事情,很多东西,光凭听别人讲是没有用的,没有自己亲身的去经历永远都不会有那么深的体会。
  我俩的好奇心和跃跃欲试的态度让生哥很满意,可能从一开始他在我们身上开始有所打算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成为了他手中的一颗棋子。我一直尝试想问下眼下还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活计给我们做,还没有褪去的兴奋劲儿和虽然如此微不足道的金钱的吸引,已经使得我和阿比开始寻找下一个任务了。

  “你俩先歇息两天,做事情不能心急,慢慢来。”生哥劝道,“中北市市内有个房地产公司开发了一个小区,现在居民闹事,院墙都拉不起来,我这几天正在跟他们谈这个事情呢,等我信儿吧。”










--衢州市竞博JBO|手机版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

 

 

 

 


88 篇文章  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2页  50篇文章/页 转到:

    衢州市竞博JBO|手机版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@版权所有
    联系地址: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
    联系电话:0570-8088808     微信:zd189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