衢州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公司 

竞博JBO|手机版调查 微信:zd189007

 
   企业调查
 
   民事调查
 
   竞博JBO|手机版快讯
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
 

第二章 住院(1)--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探案实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 竞博JBO|手机版私家侦探公司讯:

  古逸晨百无聊赖的翻着枕边的两本杂志,准确的来说,他是在换杂志。拿起一本,翻了几页就放下了,重新换过刚才的那一本。

  不是他喜欢玩这东东,实在是这两本杂志早应经被他翻了无数遍了,看到那标题就知道这一页写的什么内容,他快背出来了。

  躺在床上已有大半个月了,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出病房去外面透透气,晒晒太阳,虽然这几天阳光毒的厉害,外面温度高达39℃,不过这个温度,他还是可以忍受。
  古逸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,他最先感觉到的是痛,然后睁开了眼,首先看到了两个人,他的“双亲”——一对中年夫妻,然后就是这个陌生的房间。后来又进来了一个护士,给他扎针的那位张护士了。他第一次知道护士也可以凶的,每次见到穿白色衣服的人进房,他都会心惊胆颤,特别是给他打点滴的时候。不过,幸运的是从今天起,他不再需要挂点滴了。

  古逸晨扔掉手中的杂志,卷起衣袖,看着手上的针孔,忍不住的又开始“问候”起那张护士了,平常这个时候,那个护士都会进来给他扎针的,他已经把这件事列进了自己的备忘录。不知是怎么回事,一天未见,竟然又有些怀念这小护士了,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,那张护士的俏脸就会在脑海里浮现,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凶,难道有点姿色的女人都有这爱好,他的脑海里奇怪地冒出一句连自己都感到费解的话——“一个弄疼男人的女人不是好女人”。

  好好一个人,只因被车撞伤了,就给人当“猪”一样的养了起来,醒了吃,吃了睡,主要是脚伤太严重,根本就下不了床,这个人就是躺在病床上的古逸晨。

  当古逸晨发现这一点的时候,他央求着自己的“父母”找来了一大叠的杂志。这个高级病房唯一的好处就是没人会来骚扰他,他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,当然还是要避开值班人员的巡视。可是不巧的是那一晚,竟然让他遇上了查夜的张护士,要不是双手还算利索,藏了两本在被窝里,全都要被她没收了,这也就算了,她还找到自己的双亲,大小道理讲了一堆,估计又是说些影响恢复之类的,听的他们直点头,从此后就断了古逸晨的“精神食粮”。

  古逸晨是从古浩轩,也就是他现在的父亲那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来历。以前那小学、中学的事也就勉勉强强算了,从他父亲的语气和叙述来看,自己小时候似乎还挺聪明的。不过,就是运气背了点,中考结束的夜晚回家时被个酒后驾车的混蛋撞了,双腿骨折外加脑部受损,在医院躺了已有半个多月,伤筋断骨的,想恢复快一点都不行。更可恶的是,肇事司机竟然跑掉了,让他感到非常不爽,有机会一定要海扁那人一顿,早知就不去赴那个什么同学的生日聚会了,那同学也是,偏偏要在中考结束的当晚过生,早一天也好啊!估计自己就不会出门了,也不会折腾出这么多事,他现在连那同学都不记的,而那所谓的同学也不见踪影。古逸晨有些伤感,自己为人过生被撞成这样,那主竟然连个慰问的电话都没有,这叫什么事。

  或许是年纪还小,或许是他生性豁达,又或许是他从“母亲”楚琴的眼睛里看到的那一份关心,总之古逸晨是相信了他“老爸”古浩轩口中的一切。本来就是,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下,有两个这么关心照顾自己的人,还有什么信不过的。

  胡思乱想中,迷迷糊糊中闭上了眼,睡梦中似在被人追赶,突然脚上一震,中了一枪,身体也向前扑倒,身子一直在往下掉,剧痛和恐惧让他惊醒了过来。
  噩梦还没有结束,在睁开双眼的瞬间,他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身旁。
  古逸晨一开始还以为那张护士回来了,身子一哆嗦,差点把他吓回去继续睡觉了。这护士扎起针来,那手劲可真真是没话说了都。

  手腕处半响都没有痛感传来,倒是大腿隐隐作痛,估计是睡梦中乱动造成的。古逸晨大脑慢慢恢复了思考,记起了自己已经不需要再挂点滴了,那身旁这穿白色衣服的人又是谁?
  古逸晨想要看看身旁这人到底是谁,不曾想她已经醒了过来,估计是刚才的动作惊醒了她,而且此时此刻,这人正盯着自己狠狠的打量。

  她上身穿着白色短袖衬衫,长发稍微扎起披在脑后,秀眉微蹙,黑白分明的眼睛不时的眨几下,眼神中似乎透着点点疑惑,那女孩的脸蛋,让喜欢拿着镜子看自己的古逸晨有点自卑,紧紧的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。

  被一女孩这么打量,古逸晨有些不自然起来,视线四处飘移,有种不敢和她对上的感觉。什么原因?他要是知道就好了,也许潜意识里面已经有点害怕美女了,那个张护士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,而现在这个比那张护士还要漂亮的多,估计脾气也不会好到哪去,红颜祸水,安全第一,要保持距离。

  少女不知古逸晨在转什么念头,估计也不怎么想知道。
  “你把我吵醒了!”这是她对古逸晨说的第一句话。
  古逸晨当场就愣住了,半响没有反应过来,没想到二人之间的开场白竟然会是这么一句话。

  只是说我把你吵醒了就有点过份了,这是我的病房,这床是我的,就连你坐的这张椅子也是我病房的,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能够如此理直气壮地的声讨我的不是呢?更加郁闷的是这小妞什么来头,他古逸晨一概不知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不过听这语气,应该和自己认识,可惜这个破脑袋白茫茫一片,完全搜刮不出一丝有点关联的信息,真想敲破它看看,还好自己竟然还记得太阳的东升西落,一加一等于二,知道怎么吃饭睡觉,但是吃饭睡觉,似乎是本能来的。

  “我睡着了!”古逸晨还是咕哝着回了一句。这是大实话,在睡梦中,这身体有什么反应,有什么动作,自己是想管也管不了。意思是你只能自愿倒霉了,我又没让你趴我床上。古逸晨郁闷,多大点事,能倒霉到哪去啊!
  “睡着了还是这么不老实,比起以前也没多大进步。”少女微微一笑,估计如来佛祖见了都得动容,可惜古逸晨没多大反应。

  “你认识我?”古逸晨一听到她这话,似乎提起自己的以前,立刻上了心。
  “怎么?还跟我玩生分!你三岁时我就领着你到处跑,十岁了还跟在我身后要糖吃,这才几年,跟我来这套,是不是翅膀变硬不认账了,再告诉你一次,门都没有。”
  古逸晨又一回想敲破自己脑袋,他自然不记得有这么回事,但看人家说话表情和语气,想来也不会骗自己,再说,人家又凭什么要骗自己一个躺床上的“废人”。

  不过他总算从这少女的话语中得到了一些信息,加上昨晚上“母亲”提到的关于那个表姐的事,大概能猜出这位是打哪路来的“神仙”了,要怪就怪自己这阵子老是喜欢胡思乱想了,母亲说话时自己的注意力正在草原上跑马,以至于连这表姐名字都不知道,当然更别提那什么亲切感之类的了,事实上本来就没“亲”的。

  “怎么,不说话,是开始忏悔了吗?”少女从书包里找了一把小木梳,对着手上的小镜子整理头发。书包?应该是手袋吧!用来装这些东东,估计是所有女孩的通病,
  古逸晨一阵无语,不想搭理她,可又被她现在的举动楞住,瞧着她梳头发呆了一呆。要知道打从他醒来,到现在,见过的人还没超过两位数,瞧见了这位不给他扎针的女孩,哪是一个“欣赏”道的出来的。

  少女很快就发现古逸晨的失态,放下手中的活计,瞪着古逸晨道:“看了十几年还没看够吗?”
  “我……”古逸晨那个冤啊!足够来一场“六七八月飞雪”了。
  “别给我整一副苦脸挂在头上,很好看吗?失忆也不是你这幅德行啊!”
  古逸晨无语,感情你都已经知道我失忆了,还要来翻帐,我就是想赖都不成了,只希望这人能有些公德心,没有做“黑帐”。
  “呵呵!你看,我给你带什么了?”
  古逸晨看着她从书包里拿出来的东西,脑瓜子差点当机。这东西他见过的,就是他身旁的柜子里还有好几斤,那个是菠萝糖果。
  “怎么了?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吗?”少女见古逸晨表情,疑问道。
  “嗯……可能吧!”古逸晨艰难的回道。
  “以前?我不管你是以前还是现在,这东西可不便宜,我早餐都没吃,就为了买这丁点东西,你必须给我吃掉。”

  古逸晨苦着脸,这一顿早餐就可以换来几斤的糖果,能贵到哪去啊!用的着这么霸道吗?哎!要吃掉这东西,还不如自杀更方便些,他压根就不喜欢糖食啊。
  “什么……你不吃糖食?”少女的俏脸画满了无数个问号。被车撞一下能把兴趣爱好都“撞”走吗?她很是怀疑。

  “这我可不管,这可是我一个月的早餐省下来的,你不吃也得吃。这个人呢?有的时候要学会适应生活,什么都要多去尝试下,你看以前我还不是不喜欢吃这东西,是你一个劲的怂恿加欺骗才吃了下去,后来不是也好好的,吃不死人的。来,试一试。”少女这番话说出来,古逸晨要是再不吃,看她神情,似乎有发飙的迹象。这是他从见少女后,所能推测出最可能的结果。

  古逸晨心想:我还是先适应适应你,再去适应生活吧。勉强接过少女递过来的糖果,脑海中马上浮现起那浑身是刺的菠萝,紧接着这菠萝很快就变成了手榴弹,他甚至看到了那手榴弹在自己身体爆炸的景象。

  少女见古逸晨的脸色惨白,额上突然间满是汗水,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手中的糖果,已经被捏的成纸片状了。

  半响,古逸晨慢慢恢复正常,只是感觉非常疲惫,眼皮越来越重,隐约中闻到一股清香,睡了过去。

  少女一口气把一包纸巾都用完,才把古逸晨脸上的汗水擦拭干净,见他稳定下来,才想起要叫医生。








--衢州市竞博JBO|手机版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

 

 

 

 


88 篇文章  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2页  50篇文章/页 转到:

    衢州市竞博JBO|手机版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@版权所有
    联系地址: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荷花四路裕丰大厦819室
    联系电话:0570-8088808     微信:zd189007